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历史老师是个小美女
历史老师是个小美女

历史老师是个小美女



  这是个晴郎的一天,我拖着意兴阑珊的脚步、背着书包,走着与往常相同的步伐,进了学校,坐上电梯、出了电梯、走过回廊、来到教室,这原本是今天我预计的上学行程,走了将近三年的路程却在我剩五个月就要毕业的这一天被打破了。

  不过说实在的,对我来说,挑女人,身材固然重要但也不过是其次,还是得先从脸蛋和神韵下去挑,许宜洁几乎是我的女神一样,我真服了老天竟然把她创造的如此完美,一张瓜子脸上有一对处在白雪中的黑水银,蛾眉挂在上头,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张红胜玫瑰,小如樱桃的性感红润小嘴,气质清新脱俗宛如一朵空谷幽兰一般,讲话总是不疾不徐,但每当被我逗弄出糗的时候,红着那张白皙无瑕的脸蛋,气唿唿地瞪着我看,双手插腰,挺着胸,却就是说不出一句骂我的话,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许宜洁是因为疼我、喜欢我这个小子才这样,不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不过每当我说说笑笑地拿许宜洁寻乐子时,其他老师可是听的津津乐道,拍案叫绝,赞不绝口。

  话回正传,今天早上的行程被突如其来的一个从后头而来的拍肩而被打坏,其实我早上刚进学校的时候脸色其实颇臭的,这下可好了,本大爷还是恼怒被挖起来上学,谁竟然敢这样,心中暗暗骂了一句:「靠夭!干!是谁?我一定修理你!」不过正当我转过头,一张脸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摆,赶紧换上另一张面孔,强迫自己挤出微笑:「ㄟ,老师!」「早啊!你怎么没天都这样迟到啊?班上都不记吗?」许宜洁笑着问我。

  其实我不仅是因为看到的人是许宜洁而傻眼,更是因为他今天的一身打扮让我想看却又不好意思看。

  「我的妈呀!他今天是想到喔!穿成这样子来上班」我心中暗暗大叫,只见许宜洁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的黑背心,前面和肩带全都贴满了闪亮亮却低调奢华的亮片,而我猜他的那件黑热裤大概是和衣服是一整套的,热裤上也是满满的亮片,虽然许宜洁并不是没有穿过热裤来上班,应该说夏天的时候几乎都能见到她穿短裤来上班,但今天就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样风格,整个就一反他平时的作风,加上一双超过膝盖一点点黑色漆皮长筒靴,外头还有一条条白色的鞋带做装饰,总之今天的许宜洁真是性感无比。

  我一时的答不出话,让整个气氛忽然僵掉,因为我平常不是这样子的,然而许宜洁似乎也猜出来为什么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的原因,她淡淡地笑一笑,似乎不把我当学生一般,将手放到我的肩上,摆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姿势,但又恰到好处的让我看不到任何不该看的地方,语带丝丝挑逗的说:「怎么样?好看吗?还是你被我电晕了?小色鬼」对于被打枪这件事,我一向都是会立即来个回马枪,但现在站在许宜洁面前,面对着如此性感迷人的许宜洁,我心到软了一大半,微微点点头,不过眼睛是连正视都不敢正视,不过一向信奉「食色性也」的我,就算不正视,也要偷偷瞄个够。

  「小色鬼!要看就好好看,害羞个什么啊?平时的落落大方呢?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梦甫是跑到哪里去了啊?」许宜洁笑着说。

  「老师啊!你就劳劳我吧!」我怯生生的说,心想:「我黄梦甫竟然也有这么一天!」「哼!我才不要呢!想不到平时一派潇洒的你竟然还是败在我的美色下!可惜啊!难为你这小色鬼了!今天是我赢了!」许宜洁喜孜孜的说。

  「我说宜洁啊!你就放了梦甫吧!他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先放了他吧!」这时我的救星,地理老师,李佳佳出现,笑盈盈的说。

  「也是啦!梦甫,今天中午请个假,过来一趟」许宜洁拿开手说。

  我这美丽的历史老师的手像有魔法似的,一拿开我就顿时心平气和,回到我以往的潇洒:「干么啊?又要叫我做什么苦功了啊?」「做什么苦工中午你就会知道了嘛!干么急着问啊?范正拟不是都用英文课和数学课在睡觉吗?不差这一个中午啦!」许宜洁笑着说。

  老师都这么说了,我也就不能拒绝了,点点头答应,便迳自走去班上,但是却不知这一次答应竟然是条通往天堂的不归路。

  过了一整个无趣又无聊的上午,去了拥挤的福利社,经过人挤人的摧残后,我终于还是抢到了一份便当,回到班上,做到我那些狐群狗党的旁边,其中那个最淫荡的死胖子,奸淫的说:「ㄟ,你们今天有没有看到宜洁穿什么阿?」「干!你是在说废话吗?胖子,你以为只有你长眼阿?」「对啊!自以为喔!」

  「你不觉得今天的宜洁超级无敌正的吗?」

  「这还要你说,听说隔壁班还有人边上课边勃起的呢!那个淫荡的家伙!」「靠,你自己还不是一样,色眯眯的看着他」

  「那不一样啊!至少我还不会有恋师癖!」

  「你哪没有啊?」

  「ㄟ!梦甫,你今天在安静个屁阿!最爱嘴炮宜洁的不是你吗?干么今天整个就沉默啊?莫非你被电傻了?」「对啊!原来你是真的喜欢林宜洁啊?梦甫」

  我听着他们的屁话,心想:「这群废人,尽说些废话!我黄梦甫又不是会射高射炮的人!」嘴上说:「干!你是欠揍喔!我只是觉得听你们这群死淫炮就饱了!哪还要我说些什么啊?白痴!好了啦!等下帮我跟风纪说我被宜洁叫过去做苦工」说完,我也不听那些人说什么,就走去丢垃圾,然后离开教室。

  打开门,我靠!为什么暗成这个样子啊!平常老师办公室都是灯火通明的啊!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拉窗帘关灯了啊?我走至许宜洁的位子,许宜洁翘着二郎腿,右手食指和中指撑着头,将那头烫成浪漫卷的秀发全部放在左肩,露出白皙结实的大腿以及雪白诱人的香颈,一时间我口水直吞,脸红心跳,「噗通!噗通!」我的心跳的飞快且响亮。

  「你来了啊!梦甫!」许宜洁悠悠懒懒的说。

  「嗯!找我来干么?」我难掩紧张的问。

  「先别急,这个中午还很长的呢!」许宜洁微微笑着说,但那个笑让我感觉很阴森,好像有什么是要发生。

  只见许宜洁慢条斯礼、举止优雅地站了起来,靠近我,顿时我闻到一阵芳香的香水味扑鼻而来,我很清楚知道那是许宜洁的味道,曾经我很爱闻这个味道,但如今我却是怕的要死。

  我这个漂亮的历史老师将她那纤纤左手放到我的右肩,语气妩媚地说:「梦甫,跟我说你喜不喜欢我今天的打扮」「我早上不是说过了吗?拜托,老师我求求你,别这样搞神秘好不好!要整我也不是这样子吧!」我嘴上还打着油腔滑调,额头上却沁满了豆大般的汗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