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超级淫贱推销员Linda
超级淫贱推销员Linda




『金展』企业有限公司,每个月的第一天,公司一定要开会,检讨上个月的缺失、计划这个月的工作与目标。
「…上个月,业绩最好的仍然是 Linda…」老总眉开眼笑眼笑的大声宣布着:「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为她鼓励……希望大家向她看齐…」
难怪公司?的员工,都私底下戏称这是『斗争大会』,因为老总一定会在这时点名刮人鬍子,没有一个能幸免,除了Linda。
「May,妳看!上个月做不到五万元…」老总对着公司之花也不假词色,使得男职员们个个心疼不已。
老总推推眼镜:「我就是搞不懂,妳人长得这幺漂亮,又会撒娇,为何推销不出去公司的新产品!?」老总假公济私第吃吃May的豆腐,说:「要是我看到这幺漂亮的小姐跟我推销,我早就把钱掏出来了!」
May低着红布般的脸,嗫嚅地说着细若蚊蝇声音:「…几个月前推销化装品时,我的业绩就不错啊!可是现在…现在…是…是……」May结巴了半天,还是说不出口。
「“保险套”!是不是!?」老总有点不可理喻,微怒说:「妳光现在就说不出口,可见妳对客户时的糗态了。妳不行,可是Linda行!」
老总怒气逐渐上来,因为他看到正在一旁如坐针毡的Jack。老总转移目标:「Jack,就算女孩子不行,那你呢!?你一个月做不到三万元,给你当底薪都不够,公司还要倒贴……」
Jack欲言又止,心想别再自找麻烦,虽然满腹苦水,也只有往肚里吞了。
老总一一点名数落过后,陪着笑脸向Linda说:「来来!跟他们上一课,教教他们要怎幺做!?」
Linda在公司里她一向是沈默寡言,还好她平常待人和气,要不然準会因受老总称讚,而被其他职员痛恨入骨。一开始,Linda就被捧得很是不好意思,现在老总又受命要她教教大家,使得她更是不知所措。
Linda站起来,对大家深深的一鞠躬,说:「其实我的才能也不及各位,我唯一佔便宜的是,我结婚了,谈起男女关係比较不会扭扭捏捏,推销保险套时,也比较不会像各位小姐会害羞……」这一席话圆滑至极,不但让大家有台阶下,也隐瞒了自己真正的推销手段。
Linda说着违心的事实,心里却回想起公司开始要她推销保险套时的糗状,那时候,她前半个月的业绩还是挂零呢。
不服输的Linda在心烦之余,邀着老公去看电影散散心。看的是,阿诺舒华辛力加演的『真实谎言』,让Linda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角(洁美李寇斯)。片中的女主角是一位平常的家庭主妇,但她被愚弄到饭店里时,竟然两三下工夫,就能从贤淑的主妇,摇身一变成为蕩妇的模样。
Linda偷偷转头看着黑暗中的老公,正沈醉地看着大跳性感豔舞的女主角。她突然醍醐灌顶般顿悟;她突然觉得她也可以做到跟女主角一样,甚至比她还出色。然后,她的生命有了一个重大的转折……
就在当晚,老公喘着大气滚落床上时,还直讚Linda今晚在床上的表现,真是令人既兴奋又满足。Linda也因自己蕩妇般的表现,而得到多次的高潮,也让她再次坚定要做自己将要尝试的事。
这天,Linda一大包里装满各式各样的保险套,还放几样化妆品,就往黄埔高级住宅区出发。
一个早上过去了。登门拜访的家庭若是单独妇人在家的,Linda就推销化妆品;若是男女主人都在的,Linda就推销保险套。虽然,卖出几瓶保养用的化妆乳液,以及几打保险套,但这些都不是她的目标;她要找的是–一个人在家的男人。终于,在三天后,一个週末的下午,Linda敲开了由一位男人应门的家。Linda突然觉得心跳不由己地加速了,差点兴奋的大叫『皇天不负苦心人!』
Linda试探着问:「你好!请问陈太太在吗?」
「我太太昨天去日本作业务考察!」Anson疑惑的问:「请问妳是谁?有甚幺事吗?」
Linda的心雀跃着,随口编个谎言:「喔,陈太太要我帮她送保养乳液过来…」一面掏着名片,一面给个迷人的笑容:「陈先生!让我帮你介绍我们公司的其他新产品,好吗?!」
Anson似乎拒绝不了她,拒绝不了她几乎从低胸、紧身的洋装里作势欲蹦的丰乳诱惑。Anson退开半步,注视着深谷般的乳沟,说:「请进!」
Linda注意到Anson色瞇瞇的眼神,她不但不在意他的无礼,反而说声:「谢谢!」然后弯腰脱鞋,让Anson毫不费劲的看到她没穿胸罩。
Anson几乎是一阵晕眩,直到Linda大大方方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他才如梦乍醒,跄啷地从冰箱里取出饮料待客。
Linda及膝的洋装,坐下后却缩的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。她併膝斜足,虽未走光,却也让Anson产生无限的遐思。
Anson看着手上的名片,询问:「林小姐,妳要介绍甚幺产品呢?」Anson生涩的说着,因为以往别说他从未向推销员说过这句话;没吃他的闭门羹就属幸运的了。
Linda简洁有力地说:「保险套!」
「保险套?!」Anson震惊得几乎跳了起来。一来,『保险套』时在是平凡得不用推销,甚至7─ELEVEN都买得到;二来,由一位女孩子到处向人推销,真是有点诡异。Anson除了疑惑,实在做不出其他表情。
Linda似乎司空见惯这种讶异的表情,马上温习着公司勤前训练的说词,一面从包包里取出几种不同的保险套,在桌上排开来;一面开始说明产品:「…我们公司的新产品,跟一般市面上的有所不同,因为我们的保险套所用的材料是新发明的橡胶,这种橡胶的特性是,即使再薄也有强大的韧性与弹性……最神奇的是,即使是用针把它戳破,它的材料分子仍会自洞填补漏洞」
「虽然,那种化学成份或作用我说不出所以然。」Linda真的不懂化学,只好说点实际的东西:「但是,把它用在保险套上却是一项革新。再加上製造厂商的用心,精细地区分尺寸,只要配合自己的尺寸,用起来几乎可以忘了它的存在!」Linda很得意她套用了这句『忘了它的存在』。
「再说,现在使用保险套,并全非为了避孕,最重要的是防範各种性病以及增加情趣。」Linda以难得一见的勾魂眼神看着Anson,继续说:「像男人们偶尔在外面逢场作戏,求的是舒服,总不愿惹来一身病吧!」
Anson不由自主地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但却被桌上一盒写着『疯狂』的品名所吸引,他指着问:「那!这种看来不太一样的是甚幺?」
Linda被这一问,让她想起那一夜,让老公使用『疯狂』